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影像文化>摄影名家

金酉鸣:阿尔勒摄影节随想

撰写时间:2014-08-26  来源:中国影像门户  作者:胡华薇

  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创办于1970年,是由才华横溢的摄影大师吕西安•克莱格,知名作家米歇尔•图尼埃,以及历史学家让-毛里斯•鲁盖特所共同所创办的一个年度摄影节。目前是世界上创办最早、最具影响力的摄影节之一。

  每年七月初,法国阿尔勒摄影节自开幕日开始就有近85,000名游客相聚于美丽的阿尔勒城。这一庞大的数字反映出该摄影节的规模之大,今年的阿尔勒摄影节于7月7日开幕,展览一直持续到9月。摄影节期间阿尔勒城中的重要景点和建筑,都成为展示摄影作品和交流的平台,整个城市瞬间变成一个展示摄影艺术的大舞台。一些特殊展览场地如12世纪的小教堂以及19世纪的工业建筑,只有特定的摄影节活动期间才对外开放。

  今年阿尔勒摄影节的主题是“大游行”(Parade)。一提到这个词,就让人想起各个展场到处都挤得满满当当的一系列十多年来的吉祥物--天鹅、犀牛、茄子、萝卜和柠檬等等, 它们拥簇在一起,代表着阿尔勒精彩的过去。而今年的主角是一只爱尔兰麋鹿。这种在欧亚大陆消失了的物种似乎隐隐能和阿尔勒令人不安的前景联系起来。

  

  

  

  

  2014年是摄影节艺术总监弗朗索瓦•赫贝尔(François Hebel)最后一次主持阿尔勒摄影节,他的开幕演说即告别演说,这使得“Parade”这个今年摄影节的主题,似乎也有了多重隐含意味。在致辞中,Francois对多年来与自己合作的工作人员以及老友致谢。他说在阿尔勒展出一张照片,就是一次行为表演,是现场的即兴演出。这些年,阿尔勒一直在为摄影作为一种艺术门类而不断呐喊,并且也认识到摄影应该具有开放的边界, 从而不忌惮接纳各种跨界元素。但是,在这个大戏的高潮一幕,他却无奈地迎来了自己的告别。

  

  

  

  对于今年的摄影节,无法在短短的一篇文章中面面俱到,只想来谈谈几点自己体会比较深的展览。

  2014阿尔勒摄影节与中国元素

  1988年7月,“阿尔勒1988-第十九届国际摄影家聚会”推出了一次中国主题大型展,吴印咸、夏永烈、陈宝生、凌飞、高原、张海儿等中国摄影家代表中国摄影第一次登台国际大型摄影节,受到外界空前的瞩目,同时也在国内引起热烈讨论。

  从此阿尔勒似乎就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源源不断的中国摄影师来到阿尔勒摄影节办展。2010年阿尔勒摄影节组委会与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等多家机构合作,连续举办了三年的草场地摄影节之“阿尔勒在北京”,也为国内带来了众多的优秀摄影展览。

  

  

  

  

  今年由韩国策展人具本昌提名的中国四川艺术家张克纯的作品《北流活活》还获得了2014年阿尔勒发现奖。

  

  

 

  除了张克纯的发现奖提名人展览之外,今年的阿尔勒还有一个重要的展览与中国有关,之所以说其重要,因为展览的策展人都是重量级人物。由于得乐(Claude Hudelot)、马丁•帕尔(Martin Parr)和鲁小本(Ruben Lundgren)策展的关于中国的各种摄影收藏品在阿尔勒的4号展厅展出,这是由一座厂房改建而成。于得乐的身份复杂而多元,他曾经担任过阿尔勒摄影节艺术总监、法国公共文化电台的纪录片导演、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领事, 在法国他被认为是当代中国的历史学家。马丁•帕尔是英国著名摄影师,同时他也是马格南图片社今年新任主席。鲁小本则是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年轻摄影师,在中国生活工作了多年,一直致力于作为马丁•帕尔的助手收藏大量中国相关的摄影画册。

  

  

  进入这座由厂房改建的4 层楼展厅内,明亮的地中海阳光一下子被室内的红色灯光取代,观众需要用一根手电筒来照明才能观看所有的展览。整个看展过程中红色似乎自然而然的和中国联系了起来,那似乎在古老摄影暗房中的探索,又像是在拿着一个探照灯窥视着遥远东方古国的摄影发展和国家复兴的道路。在巨大的迷宫般的建筑中行走,就如同穿行在中国带给西方的迷雾中一般,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陌生的文化、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正如这个展览带给观众的体验一样,需要带着自己的光亮在黑暗中去寻找。

  

  

  马丁•帕尔和鲁小本的展览的内容从历史到文化,从服饰发型到中医图谱, 涵盖了中国近当代各个时间段的历史读物、影像、 广告招贴、宣传画等等。其中也有大量当代摄影师拍摄的中国,无论是本土摄影师刘铮、莫毅、邵逸农、王福春,还是外国摄影师如米歇尔• 沃夫 (Michael wolf)、苏文 (Thomas Sauvin) 的《北京银矿》、爱德华 • 伯汀斯基(Edward Burtynsky)在中国的拍摄,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相关的画册。应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摄影收藏展,而是几位收藏者以平面影像的形式全面地展出了他们所认知着的关于中国的文化、历史和现状。而于得乐展示的更多是他收集的各种中国老照片,清朝末期、民国一直到解放初期的人物合影、单人照片等等,五花八门而又包罗万象,不过作为一个一直致力于老照片收藏的业余爱好者看来,其中收藏的照片其真伪还有待商榷。

  

  

  

  

  

 

  我们应该向他们致敬吗?这些年,马丁•帕尔与鲁小本不遗余力地在大量收集那些中国摄影书,而国内的博物馆、美术馆或者藏家们似乎却没有这样的意识;另外一方面,由于西方人的视角关系,鉴 于马丁•帕尔长久以来的嘲讽与怪气,带有其主观色彩的收藏品也从一些方面表达着西方社会对中国摄影和社会发展的成见。

  阿尔勒摄影节摄影图书奖

  作为阿尔勒摄影节奖项之一的摄影图书奖(The Book Awards 2014)的各种摄影画册都在其最大的展厅之一--13号展厅进行了集中展示。在长长的几百米的展台上放着世界各地报名参赛的几百本摄影书,令人非常震撼也爱不释手。多种多样的装帧设计,精美的图片印刷,光是这些摄影书就足以吸引爱摄影画册的人在此驻足流连一天。

  

  

  这种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画册都是在2013年6月至2014年5月之间出版,并且每年5月底之前寄送两本给阿尔勒摄影节组委会参加图书奖8000欧元大奖的角逐,其中一本作为阿尔勒当地摄影图书馆的收藏,另外一本在摄影节期间作为展示评选使用,在摄影节结束之后每一年有选择性的捐赠给一些非盈利摄影组织作为收藏,2010年作为阿尔勒在北京活动之一,阿尔勒摄影节组委会将2009年的摄影图书奖的所有画册捐赠给了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图书馆。非常可惜在今年的摄影节上只看到了部分香港地区摄影师的画册,而没有看到中国内地的摄影画册。

  摄影节之感想

  当我们刚到达巴黎和马赛时,在火车站就看到了巨大的阿尔勒摄影节的海报、宣传照和吉祥物模型,这方面阿尔勒摄影节的宣传推广做得要比国内的摄影节好,在法国甚至欧洲,提起阿尔勒摄影节很多人都知道。但国内摄影节的影响力更多的是在摄影圈内。

  

  

  摄影节期间展场与作品的结合和融合,与整个城市的互动都做得非常到位。独具匠心的摄影节吉祥物、海报、宣传资料、官方网站内容、甚至手机APP等多方面的形象设计、艺术衍生品推广,处处都能感受到摄影节的无微不至、精心准备。摄影节气质的把握通过对细节的推敲,最终显示出与别的摄影节不同的独特风格,也许这也是它经年累月地吸引人去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