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影像文化>摄影名家

跟随焦波重返纯朴之地

撰写时间:2014-04-15  来源:CICPHOTO  作者:陈安迪

  3月28日,焦波携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在新华社进行了点映。这部片长97分钟的纪录片,耗时373天拍摄完成,获得第15届中国电影华表奖纪录片奖。在海量出片的数码时代,焦波的个人职业生涯里却只有三部作品:历时30年拍摄完成的《俺爹俺娘》、用373天完成的《乡村里的中国》,还有90年代在《人民日报》工作期间拍摄的小人物图片故事。

        文化诉求:乡村影像的精神内核

  焦波镜头里的人物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平常人,但这些人物却是生动鲜活的,与城市钢筋水泥间面目淡漠的上班族相比,他们身上好像散发着泥土气息,土腥味儿里夹杂着特有的芬芳。这种“特殊的芬芳”,在焦波看来,是这些人物的“精气神”,而这股子“精气神”归根到底来源于小人物的文化追求。

        焦波的父亲只读过4年私塾,迫于经济压力,不得不学做木工,以贴补家用。4年私塾、一部《论语》,构成了焦父一生文化渴求的精神来源。纪录片《俺爹俺娘》中,焦父不说儿子在“拍照”,而是在“摄影”;照片发表后,焦父欢喜的神情溢于言表;直到暮年,这位老人还会用沙哑的嗓音念出“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这样的诗句。

母亲送焦波常走的小路

  焦波镜头里的乡村不富裕、甚至是贫穷的,但是因为那些鲜活的主人公,乡村成了诗意的栖居。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中,有位“文艺大叔”杜深忠,他颠覆了许多“城里人”对农民的刻板印象。杜深忠,二十多岁时怀揣着文学梦在鲁艺学习过,直到60岁,他对文学艺术的追求也难以停歇。杜深忠用毛笔蘸水,在午后投射在门框的光影里写《道德经》,他说“这光影,在我眼中是最好的宣纸。”杜深忠会拉二胡,但对琵琶一直思思念念,当背着媳妇花大价钱买来琵琶时,他形容“心情就像抱得美人归”。

在光影里写字的杜深忠

自学琵琶的杜深忠

  梦想成真的力量来源于坚守,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这种人性的光辉在焦父、杜深忠,这些普通人身上显现着,也被焦波用朴实的镜头看似平铺直叙,却又饱含深情的记录了下来。

 

分享到